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其他 > 每次睁眼都在修罗场[快穿] > 章节目录 64.6第二战场
    比例70%, 等候72h昂,么么啾  白西月捂着的手机, 对着外面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?#38405;? 在打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应完之后,拿着手机走到了窗户旁,语气带着些嗔怪。

    “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,结果居然这样被戳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惊喜?”

    颜钰山声音微沉, 还有着没褪去的?#31561;弧?br />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庆祝嘛, 我就想着来商场买一件新衣服,然后再给你挑个礼物的, 但是不知道挑什么好,就让我哥?#31383;?#24110;忙啦, 我现在在试?#24405;?#37324;,好啦先不说啦,等我弄完了你来商场接我哦, 想准备的惊喜没了,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声音带上些失落和委屈,让电话那边的颜钰山?#34892;?#21741;笑不得。

    ?#26114;?#22909;好, 是我的错,不该这时候打电话过来破?#30340;?#30340;惊喜, ?#36824;?#36825;已经很让我惊喜了, 到时候见哦。”

    ?#26114;謾!?br />
    白西月声音还是低低的, 一副不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?#26114;?#21862;好啦, 不难受哦, 遇见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带着些清冷声线的男声带着笑意说着这撩?#35828;幕埃?#33021;苏的让人?#34892;┩热懟?br />
    白西月?#35805;?#24944;了几句挂断?#35828;?#35805;,表情立马恢复冷然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点小场面怎么难的倒她,立马?#32431;?#20026;主,让颜钰山哄她好嘛。

    ?#36824;?#36825;该死的身体······白西月捏着手机,颇?#34892;?#21676;牙切齿的意味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那种紧绷的情况下,心脏处还不可?#31181;?#30340;爆发出了一种兴奋?#23567;?br />
    那种兴奋感刚刚差点没让她浑身软了,原主这身体真的有病吧。

    一般人早就慌的一批了,这身体还兴奋兴奋,充满了想要搞事的感觉,真的是迫不及待被分尸吗!

    白西月洗了个手,擦干之后拿着手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尚君卓已经没站在门口,而是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主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准备出去聚餐啦,我走啦,拜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笑眯眯的点头,对着尚君卓摆了摆手,开始在门口穿鞋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了,她要?#28982;?#21435;换个衣服,换个发型,然后还要准备一份礼物,站在商场外等颜钰山。

    尚君卓替她拿了抱,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们聚餐不能带家属吗?”

    尚君?#23458;?#30528;白西月,眼睛的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们内部聚餐都不带家属的啦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捏了捏尚君卓的脸,哄了哄自己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那吃完饭记?#27809;?#26469;哦,好不容易今天请到假的,明天?#20302;?#29677;,肯定也不能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尚君卓?#34892;?#26080;奈,工作性质就是这样,他还是好不容易才请到的这一天假。

    明天尚君卓没空,这真是个好消息!

    看着尚君卓含着温柔的面庞,白西月一如所有出轨小?#31185;?#19968;样美滋滋的想。

    原主也不算是和尚君?#23458;?#23621;,只是那啥就顺便留宿,大多数情况下,她都是四个男朋友那里随机留宿的。

    ?#26114;茫?#25105;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点头,拿起包包开了门。

    白西月下了楼之后,打了个的回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这里是原主换装换衣服专门用的房子,不大,两室一厅,两个房间都没有放床,而是各放了一个大衣柜。

    原主不是精分但是可能已经在精分的边缘试探了,四个男友四个性格四种穿衣打扮,衣柜里的衣服的风格泾渭分明,白西月站在温柔淑女风面前,发出了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还是钱多烧?#27809;擰?br />
    没钱还能倒腾这个吗,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好在白西月原先是混娱乐圈的,自己一点一点打拼出来,早就练好了一身穿衣搭配造型美妆的本事。

    迅速的换好衣服之后,白西月给自己倒腾了一下头发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卸?#34987;?#22918;。

    女人啊,太难了。

    搞定这一切白西月花了二十?#31181;櫻?#27492;时颜钰山已经打电话过来说他已经下班了。

    ?#26114;茫?#25105;在成熹路这边的商场这里,我在外面的那家奶茶店等你,你来接我哦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声音稳稳的,其?#20302;?#37117;已经?#34892;?#21702;嗦。

    ?#26114;茫?#39532;上去。”

    这里里成熹路的购物广场并不远,但是她还要挑选礼物。

    要来不及了!

    白西月踩着高跟鞋噔噔瞪的下楼梯,拦了出租车直奔购物广场。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系统,商场的平面图你能给我吧,告诉我礼物专柜在那里!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簅k,在二楼,到时候我告诉你怎么走。

    白西月在出租车上不自觉的抖腿,让自己呼吸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好险是系统有这个功能,要是系统刚刚说办不到,那要它何用!

    白西月先把车钱付了,看着自己的手,现在还在路上,干着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系统你有什么金?#31181;?#21527;?

    人家主角都有的!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5105;可以无限回档呀!

    系统的声音带着一股莫名的骄傲,白西月却觉得这?#36335;?#26159;魔鬼的歹毒发声。

    她其实一次回档也不想要的谢谢。

    想要平平安安的活到最后,和这群人say goodbye ,等自己能回去就报警。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还有别的什么吗?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36824;有一个特别有用的!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是什么?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1040;时候你就知道啦!

    你说个锤子说!

    说了和没说一样!

    所幸现在路况十分畅通,从刚刚白西月在的地方到成熹?#20998;?#35201;三?#31181;?#30340;时间。

    白西月打开车门,直奔商场目的地。

    从二楼上去,左拐再直行,白西月到了自己想要的柜台前。

    她打算买一对袖扣,没时间挑挑拣拣。

    好在颜钰山的公司离这里有一段距离,不会这么快的就到这里。

    白西月买了一对袖扣,让人包了起来装到盒子里,提着包装精美的袋子,出了购物?#34892;模?#22312;一家奶茶店坐下,点了一杯水果茶。

    不消多久,颜钰山就到了,打?#35828;?#35805;给白西月。

    白西月拎着包拿着果茶到了车前,打开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个?你哥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和男朋?#35328;?#20250;,他?#27604;?#26159;走了呀,不然当电灯泡吗?”

    白西月把果茶提着让颜钰山帮忙拎着,扣好了安全带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从没听你提起过你还有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颜钰山发动了车子,?#27492;?#19981;经意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亲哥啦,是表哥,正好?#27425;?#23478;做客,我就正好让他顺带着和我一起挑礼物。”

    白西月轻笑,轻咬着吸管喝了一口水果茶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?”

    白西月把被子倾斜过去,在颜钰山的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颜钰山刚下班,身上还穿着正装,带着金丝眼镜,头发往上梳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,颇为冷峻的面容,透着一股斯文禁欲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样的人最能激起女?#35828;?#25361;战欲和征服欲,喜欢看着他摘下眼?#21040;?#25481;领带难以自持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主本来是想走浪路线的,结果观察了几天发现他非常不吃这一款,然后才决定走这个风格。

    原主没压错,颜钰山就喜欢她温柔人.妻的调调,每次在那种时候都喜欢抓着她欺负,非要她全身心的降服才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那我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颜钰山含住了吸管,却没喝,只是舔了舔。

    “在我包里呀,你不喝吗?”

    ?#26114;?#20102;,很甜。”

    颜钰山轻笑,坐正了身体,打转了方向盘。

    白西月愣了一下才?#20174;?#36807;来,内心卧槽。

    这有点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?#20540;?#26377;点撩。

    白西月回忆了一下,还真的是床下衣冠床上禽兽反差型的。

    这谁扛得住啊。

    白西月有点小兴奋,她就喜欢这款。

    但是?#20889;?#38590;办,她的任务是要分手。

    ?#19981;?#37117;圆?#36824;?#26469;,还怎么分手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慢慢来,才到这个世界,不着急。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统统啊,这个任务没有时间限制吧?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7809;有的呢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那就好,?#36824;?#25105;?#31995;?#20960;十年后,岂不是也行?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3487;主你清醒一点,按照我的计算,一号对象和二号对象巴不得随时拉着你扯证,四号对象也有这个意思,虽然三号对象现在还小,离法定还差些,但是也没几年了哦。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3601;算能拖几十年,也是浪费宿主您的时间哦,到那个时候,你还记得自己原来的世界吗?

    【白西月】:那我在这里活几十年,也算不亏?

    【系?#22330;浚?#22914;果您觉得不亏,那就算是不亏,但是任务失败了要重来的哦,就算自杀也要重来的呢。

    系统的声音带着些许音调,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令人毛?#20542;?#28982;细思恐极的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任务失败,就要读档重来。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花粉之国免费试玩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 好多寿司彩金 富豪生活电子 船长的宝藏送彩金 玉皇大帝生日 四灵礼记 神鬼奇航客服 华东15选5走势图2元彩票网 11选5计划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