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其他 > 末日游轮[无限] > 章节目录 90.盘点0与提升1
    作者已吃雾霾, 请支持正版,谢谢

    当时莫小尧刚刚下班, 踩着高跟鞋的她就觉得脚下一阵剧?#19968;?#21160;, 下意识蹲下来保持平稳, 然后就看到人行道上的石砖按照原本的形状纷纷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人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,高分贝?#30446;?#21898;尖?#20889;?#28608;着莫小尧的耳膜, 她此时两只脚一左一右的踩在两块颜色不一样的六角形石砖上,低头再往下看,灰褐色的土壤已经被不知名的力量翻开, 露出了深不可见的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,莫小尧以为自己看到?#35828;?#24515;?#21307;?br />
    耳边的尖叫声少了许多, 嘈杂的汽?#24471;岩?#20572;了下来, 莫小尧自己都觉得惊奇, 为什么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后, 自己还能如?#35828;?#23450;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闲情逸致一边看着被撕裂的大气层,仰望着去掉了滤镜的真实宇宙,一边看着自己脚下裂开的地壳分层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莫小尧恍然大悟, 原来她的身体已经被撕裂了啊, 为什么一点痛感都没有呢?难道是地球母亲给予的最后仁慈?

    想了想, 但想?#24187;?#30333;, 莫小尧就觉得自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,被裂开天空的大气所吸引, 越飘越高, ?#21491;?#20063;越来越宽阔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脚?#24405;?#23454;的大地分崩离析, 也看到了一座座彰显着人类文明的建筑轰然倒塌,原本自以为站在了食物链顶?#35828;?#20154;类或坠落、或撕裂……脸上的神情多半定格在了惊恐和茫然无措上。

    莫小尧就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慢了,更是很难聚集起什么感情,她就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外星人一样,漠不关心?#30446;?#30528;自己的家走向消亡。

    反正都要死的,这样也挺好的,大?#19968;?#33021;在路上做个伴。

    古怪的念头冒出来,就怎么?#19981;?#20043;不去,?#36335;?#26412;能一样,莫小尧抬头看向四周,想找找有没有和她处于同一状态的同类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了眼前漂浮着一块?#36335;?#19971;彩琉璃一样的碎片。

    碎片大约巴掌大小,呈不规则的长条状,像是从破碎的?#24471;?#19978;掉下来的残片,只不过?#20102;?#30528;流光溢彩,非常吸引?#35828;难?#29699;。

    犹如贪杯的人嗅到了美酒的香醇,又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了救命稻草,不由自主的,莫小尧伸手抓住了那块?#25512;?#28014;在眼前的碎片。

    下?#24187;耄?#22905;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条被重度迷雾包裹着的?#25945;?#22823;道上,身体归位、理智回笼,莫小尧又成了那个敢于怼天怼地的莫小尧。

    长吸了口气,莫小尧稳定了心神,认真观察起周围的情况。她先是低下头看了看,以她现在所站地点为圆心,在大约3步的位?#33579;?#26377;一道由黑色光晕组成的?#36393;?#23558;她围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莫小尧尝试着活动了一下,在圈内没遇到什么阻碍,但她却无法迈出那个只到高过她脚面的黑圈。

    这让莫小尧感到?#34892;?#19981;安,她换了个方向又尝?#32422;?#27425;,这才挫败地确认?#35828;?#30830;不能出去的设定。

    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,总不能让她在圈圈里困一辈子。思?#25353;耍?#33707;小尧又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。

    地面是浅橘色的,目测很?#25945;梗?#20063;足够结实。有七条白色的实线在地面上由近及远的?#30001;?#20986;去,将整条道路均分成了?#33080;?#30340;?#35828;确藎?#30475;着就跟赛车道差不多。

    在莫小尧右手侧大约20米的地方,有一条横着的白色粗线,线的内端,在每一条?#33080;?#30340;道路上,从左到右,分别写了1-8这8个阿拉伯数字。

    应该是某种赛道了。

    莫小尧猜测着,又看向了自己的左手侧,看到了?#34892;?#22810;人也正站在原地四处张望着,他们的脚下和自己一样,都有一个黑色散发着光晕的圈子,限制了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那些人中,有跟自己这样是独自一?#35828;模?#20063;有两三个做伴的,最夸张的是有一个圈子里挨挨蹭蹭的站了八个人,圈子却没见扩大,他们只能?#38480;?#22320;挤在一起,有两个看起来?#26197;?#20869;向一些的,不好意思碰别人,但又没办法收回到自己身边,只好将扎着的两只手伸向了空气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挺可笑的,莫小尧却没?#34892;?#30340;心情,赶在?#21069;?#20154;注意到她的目光之前,她转头移开了视线。这里有这么多要观察的东西,根本没必要浪费在看她早就熟悉得不能熟悉的生物上。

    哪怕那是她的同胞。

    不过地球都炸了,同胞什么的,从理论上而言,是不是就不存在了?

    轻轻摇了摇头,莫小尧?#39068;?#31181;奇怪的念头从脑子里赶了出去,就像是在夏季里她经常抬?#21482;?#36214;不请自来的?#26434;?#19968;样,非常自然。

    她大概站了5?#31181;?#20102;吧??#21482;?#32773;是10?#31181;?#25110;者更长的时间。口袋里的?#21482;?#24050;经怎么按都不亮了,不知道是没电了,还是受到什么古怪磁场的干扰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那块小巧的女士机械手表倒是还在转动,但仅限于秒针,分针和时针?#36335;?#38152;死在了表盘上,不论秒针转动多少圈,它们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的表可能是‘三月兔’牌的。” 莫小尧嘀咕着,叹了口气,她忽然就觉得已经站累了。脚下这双高跟鞋在一众女同事的眼里几乎跟平跟一样,但在莫小尧这里,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毫无形象的蹲了下来,莫小尧一边揉着自己的腿?#20146;櫻?#21448;扫了一眼道路,发现没什?#32431;?#30475;的了,就保持着蹲着的姿势,将身体转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也就是道路两侧迷雾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看着就让人不安的雾气,有点像是北方冬天的特产霾,但比那个又厚重了不少,连光线都无法穿?#28014;?br />
    脚下的黑圈不光限制了?#35828;?#34892;动范围,还隔绝了除了圈内的一切声音,莫小尧慢慢站起身,朝着雾气那边走了两步,脚下的高跟鞋踩踏在不知什么材质的道路上,发出清脆的“咯噔”声。

    看不穿的迷雾,寂静的四周,莫小尧吞咽唾液的声音清晰可辨。她凝视着迷雾看了好一会儿,整个人?#36335;鴇晃?#36827;去一样着迷,她知道自己不该继续看了,但却怎么也挪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那种病态的画面,心理知道不该继续看,但眼睛却怎么都错不开一样。

    恐怖的迷恋。

    挽救了莫小尧精神的,是一阵刺耳的鸣笛声,她立刻转回了身体,大口大口呼吸着,为自己刚才的失控感到后怕,并决定绝不再去多看那迷雾一眼。

    “欢迎各位赛手抵达迷雾赛道,令人振奋的环岛拉力赛即将开始!”

    笛声过后,一个机械声用毫无起伏的声调叙述着本该是热情四溢?#30446;?#22330;白。

    莫小尧站直了身体,全神贯注倾听着空中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,跟她一样动作的,还有其他黑圈里的少数人。更多的,则是惊慌失措地四下张望,或者不断开合着他们的嘴,如果有人能读懂唇语,就能看出他们正在进行毫无意义的求饶、质问?#25512;?#21475;大骂。

    机械声显然是听不到这些的,或者说听到了也毫不在意,因为它几乎是立刻,就又开始?#24425;?#19979;一?#20301;啊?br />
    扫了眼别的圈内的情况,莫小尧突然庆幸这黑圈是隔音的,不然她很可能会因为四周太吵而漏掉重要的说明。

    “请各位赛手尽快登上你们的座驾,并到起跑线后待命,?#28909;?#23558;于3?#31181;?#21518;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前三组抵达终点的赛手,将会获得冠亚季优胜?#20445; ?br />
    “第4-10组赛手,将会获得入围?#20445; ?br />
    “第11-20组赛手,将会获得安慰?#20445; ?br />
    “20组之后的赛手,将会被彻底抹?#20445; ?br />
    “3?#31181;?#20498;计时开始,请各位赛手加?#20572;?#21162;力向前冲冲冲!”

    “滴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哨声过后,莫小尧眼前一花,许多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同时分散出现在了起跑线之内。与此同时,她发现脚下的黑色光圈不见了,立刻尝试着迈开步子,跑向了距离她位置最近的刷新物品。

    看过太多类似小说的莫小尧一点都不?#39029;?#30097;,地球都炸了,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?反正莫小尧自觉是挺惜命的,就算是宜居的?#24863;?#27809;了,要是能找到其他的落脚点,她也不介意过去找中介租套房子。

    莫小尧想得很清楚,这个?#28909;?#30340;规则主要有两点,一是要抢到所谓的?#30333;?#39550;?#20445;?#20108;是要尽快抵达终点——至少得在前20名内,不然?#28909;?#23558;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而她之前闲得无聊的时候计算过,光圈内的人数要远远多于20这个数字,差不多有200多人左右。而场上的座驾数量,撑死了也就是20左右。

    就算?#34892;?#26126;显是宽大得能容纳5、6个人上去的,想要200人都挤上去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考虑到舍近求远可能什么都得不到的后果,莫小尧?#25490;?#21147;奔着离她最近的那个冲过去,管它是什么了,先上了座驾,就至少保证了一半的?#36393;?br />
    所以,当她用自己鞋跟折掉作为代价,一个箭步窜上了座驾之后,才算松了口气。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烟火节闯关 招财鞭炮出大奖的前兆 08年属猴幸运数字 经典243在线客服 新彩网 棋牌牛牛 三昇体育提现 绝地求生免费透视辅助 活塞vs火箭直播 大话西游免费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