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其他 > 钟妃今天又在祸国 > 章节目录 49.晋玲酒(营养液四千加更)
    正版不易, 支持一下蠢作者吧~  后宫中人或多或少都知道, 成帝当年并非正统皇嗣继位,先孝帝晚年接连丧子, 白发人送黑发人,经受了重重打击后撒手人寰, 孝帝去后, 膝下空虚, 中宫皇后白氏与群臣商议, 商议来商议去, 最后把皇位商议给了与近乎要五服开外的吴王三子,也就是如今的成帝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说那时候的成帝有什?#20174;?#21183;的话, 大概主要是三条。

    其一是, 他够小。

    在白皇后与四个托孤重臣商议了近一年的情况下,成帝最后在洛阳承祚登基时,也不过才六岁。

    其二是, 他爹死的巧。

    吴王在先孝帝驾崩的三个月前就在美妾身上马上风了, 后来先帝宾天,有消息传, 中宫选?#35828;?#33539;围扩大到了吴王子嗣的头上后, 吴王马上就被非常“妥善”地安置完全了。

    ?#19978;?#21556;王妃千算万算, 最后机关算尽, 却是不仅没有算到其一的必要性有多大, 也没算着其三这点。

    其三就是, 陆家。

    成帝在还是吴王三子时, 是被记在吴王侧妃陆氏名下的,陆氏幼时遭罪,无法生养,待成帝这个儿子视若己出,十分亲厚,而彼时彼刻,先帝去后,大庄群龙无首,四境八方蠢蠢欲动,内忧外患之时,是楚襄侯世子,打出了对北战役的第一场大胜。

    哦,对了,陆侧妃出身楚襄侯府,是楚襄侯府庶出的六姑娘,而那个打出第一场胜仗、在军中威望大涨的陆言绪,正是陆侧妃的嫡出兄长。

    至此,就在大庄朝的风雨飘摇、动荡不安之际,?#28909;?#35832;人都不想百年后背上亡国、祸国之骂名,那大家就坐下来好好地聊一聊,分一分权势与责任,谈一谈当下与?#34850;矗?#23450;下成帝这个最可能的不可能之?#35828;?#30331;基,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毕竟最后这结果,起码看上去,是大家所有人都满意?#35828;摹?br />
    但钟情知道,歌舞升平、言笑晏晏的?#20384;?#26223;象,只不过是大家所有人有志一同作出来的表面模样,从楚襄侯府与孝端皇太后白氏的娘家程国公府几番博?#27169;?#35753;当时完全不合规矩的吴王侧妃陆氏以成帝生母之名入主?#28909;?#23467;得封太后以来,几方势力暗流涌动的斗争与博?#27169;?#23601;从来没有平息下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先孝帝驾崩之前,身旁陪着的,除了自己的中宫皇后白氏,还有四个被他临终托孤的肱骨之臣。

    尚书令谢阔、老镇国公傅倚让、大理寺卿白启鹤,和骠骑大将军韩渊。

    也就是后来大家有志一同用“傅谢白韩”来指代的托孤四臣。

    自然,成帝亲政至今也有一十余五年了,当年权势赫赫的托孤四臣,尚书令谢阔在局势稳定、成帝登基后的第一个月就挂冠而去,归隐山林含饴弄孙了;老镇国公九十高龄,不过拖延了两三年就溘然长逝,将镇国公府交付与了自己的大儿子,如今的镇国公,也就是傅皇后的亲祖父;大理寺卿白启鹤倒是受着自己亲妹妹孝端皇太后的庇护,至今还留在任上;骠骑大将军韩氏一族,却是奉命镇守西北,久不回洛阳了......

    不过故人虽走,茶却未凉,最显而易见的就是,当年成帝要大婚亲政时,孝端皇太后给他先内定?#35828;模?#26412;是谢家嫡出的贵女,也就是后来的婉贵妃,是成帝自己横插一杠子,请得了镇国公的亲口应允,把傅氏女迎入了中宫为后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,是把傅家拉下这趟浑水来,站在帝王之侧,与谢家壁垒?#32622;?#22320;对战。

    而如今成帝的后宫之中,乍?#27492;?#19981;显然,细究下去,却也处处是几家博弈留下来的阴影,傅皇后和婉贵妃自不必提,就说那下面出自与?#30343;?#36890;家之好的威毅伯府的柳丽容、来自镇国公夫人陈氏娘家的容嫔、孝纯皇太后出身的楚襄侯府嫡出三姑娘陆贵人......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成帝二十一年的这次选秀,自然也不能免俗,单就钟情自己印象中的,今年这次来的秀女,就包括了傅谢白韩家各自的女儿,什么傅皇后的?#22969;謾?#23113;贵妃的庶妹、两位皇太后各?#38405;?#23478;的侄女/?#31471;?#22899;......这些女人钟情上辈子都是惊艳过的,但真要说起来,除过秋嫔,剩下的,在钟情?#34850;矗?#20063;就不过尔尔。若是后面再被撂了牌子的,那对钟情来说,可就更没有什?#20174;?#35937;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人里,却唯独有一个,上辈子虽是落了选,却是叫钟情印象深刻,记忆犹新,一直到如今。

    骠骑大将军韩渊的小孙女韩雪兰,也就是当下,正好奇地偷偷抬眼瞥着各方神色的那个明艳小姑娘。

    不期然地撞上钟情看过来的视线,韩雪兰愣了一下,然后下意识地,眨了眨眼睛,对着钟情绽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。

    钟情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,韩雪兰偷?#36947;?#20303;自己的坐辇请求自己帮忙撂了她牌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当时钟情就纳罕,这是哪家的小姑娘,能活得这么自然自在,活泼悠哉。

    像一个暖洋洋的小太阳。

    钟情唇角微弯,抬起头瞅了瞅傅皇后的神色,果不其然,傅皇后正目带探究地等着她的回答,钟情抿唇一笑,直白道:“臣妾看着哪个都挺好的,春花秋月,各有千秋,陛下总有喜爱的,就都留了吧。”

    ?#38470;?#31168;女此番入长信宫,还只是初选,会从这一百二十余位秀女里挑选出二十到五十位不等留下,?#22949;?#20648;秀宫,待得三个月的宫廷礼仪教习过后,经过复选、终选,最终甄选出真正被留下来封位的寥寥几个。

    傅皇后顿了顿,再开口时,语气中?#32769;?#24102;了几分揣着试探的笑意:“钟妃不再?#32431;矗俊?br />
    钟情不禁在心下笑了一笑,韩雪兰是成帝登基以来,韩家往宫里送的第一个姑娘,还是嫡出的娇娇女,不论韩雪兰自己心里究竟是打着怎样的小九九,此时此刻,于大庭广众之下,在复选?#26412;?#35201;撂了韩家姑娘牌子的话,钟情是决不会从自己口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......钟情的目光不经意般在那婉约些的姑娘身上轻轻扫过,陆氏妍珺,孝纯皇太后娘家陆氏的女儿,成帝青?#20998;?#39532;白月光陆?#36830;B的妹妹,陆家精心蓄养了近十年的秘密武器......钟情忍不住又?#39640;?#20102;口手里的茶,突然就觉得,今日这日子,也许还真是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上一世,因着与陆?#36830;B之间的龃龉,钟情很是为着反?#26376;?#22925;珺入宫而努力过一番,最后成帝也确实如她所愿,顺了她的意思,不过......最后他们哪个,都比不得孝纯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坚持。

    钟情已经与孝纯皇太后为这事儿闹过一辈子的不愉快了,这一回,钟情兴致?#27604;?#22320;想,?#28909;?#23389;纯皇太后都那么坚持了,那就如了她老人家的意好了。

    钟情是无可无不可的。

    ——只要陆妍珺跟上辈子一样,规规矩矩的不往钟情眼前现,钟情也无意多去为难她。

    傅皇后这?#27492;?#19981;经意的神来一?#21097;?#38047;情就估摸着,多半是碍于自己“?#31361;蕁?#19981;好直接出面,想找人出头当枪呢。

    钟情?#20184;?#19968;笑,斩钉截铁地回道:“真?#30343;?#20040;需要臣妾再看的了,这两?#24187;妹美?#36136;天成,以臣妾这俗人眼光来,都是顶顶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看着什么都说好的......?#30504;?#26412;宫也不好强人所难,”傅皇后笑着摇了摇头,状若亲热地嗔了钟情一句,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婉贵妃,笑着道,?#25226;?#20154;这事儿是劳不得那个惯常躲懒的老好人了,婉贵妃来拿个主意呢?”

    婉贵妃高贵冷艳地端坐在傅皇后左手边的第一个,居高临下地审视?#35828;?#19979;跪着的二女一眼,也没有推拒,直接冷冷地开了口:“抬起头来,给本宫?#32431;礎!?br />
    韩雪兰初生牛犊不怕虎,说让抬头就抬了头,直愣愣地让婉贵妃好好“?#32431;礎?#20102;。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大白鲸电子游戏 疯狂维京海盗电子游戏 卡通动物狂欢 神秘的百慕达登陆 七星彩南国论坛 丛林快讯怎么玩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正好 百慕大三角返水 勇士vs雄鹿 八宝一后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