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言情 >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> 章节目录 第238章 今天特意来跟她赔个不是
    喻橙有点后悔自己开门之前没从门镜里看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她看到来人是付夏涵,一定不会开门。

    这位付小姐又来干什么?昨晚闹的那一遭还不够?周暮昀不是当面警告过她离她远一点吗?她这是憋了一整天气不过又找上门来了?

    付夏涵站在门外,碧绿色修身长裙显得她身材玲珑有致,脸上的妆容比昨晚精致了百倍不止,黛眉星眸,唇瓣嫣红,手里提着乳白色的手包。将近七公分的高跟鞋,让她比喻橙高出大半个头。

    宛若一株洁白的茉莉。

    如果这株茉莉不带刺的话,应?#27809;?#24456;招人?#19981;丁?br />
    ?#19978;?#21947;橙已经领教过这个女人美丽外表下隐藏的尖刺,此刻见到她,除了恼火,没半点其他情绪。

    付夏涵看着她,连伪装都?#24651;?#20266;装,眼底是明?#20301;?#30340;嫉恨。

    今早,周暮昀过来找她。他们三年没见,甚至她回国一个星期也没想好要以什么方式跟他见面。她还想过,要不要干脆等跟温君泽解除婚约以后再去见他。这?#20301;?#26469;,她一定不会再像当年?#21069;?#20219;性的纠缠,她会默默在他身边守护他,在事业上帮助他,总有一天,他会被她感动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清晨六点,太阳还没出来,天边一线微弱的光,有淡淡的云漂浮,像朵朵柔软的。

    他跟三年前相比一点变化都没有,还是那么的冷漠,纯黑的西服,雪白的衬衫,配上一张没有表情的脸,让人靠近不得。

    她是睡梦中被佣人?#34892;?#30340;,本来想以最完美的姿态去见他,又不想让他久等,花了几?#31181;?#26102;间整理妆容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笑容那样灿烂,还没打声招呼,就听见他冷冷的,暗含警告的对她说“表嫂,以后离我女朋?#35328;?#19968;点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心如坠深海,瞬间?#27426;?#20303;。

    他一句话没多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满眼通红,眼泪再也忍不住,顺?#21467;?#35282;往下流淌。

    她不知在原地站了有多久,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,腿都失去知觉了,脸上的泪痕也被风吹干了,脸紧?#24651;?#38590;受,连个笑容都挤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整天,她手头堆的工作一件也没处理,只觉胸口堵着一口气需要发泄。

    一想到造成这一切的是谁,她就忍不住再次找上喻橙。

    她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女孩出现在周暮昀身边。她想,?#28909;?#38506;在周暮昀身边的人不是她,也不能是别人。

    她必须做点什么,让喻橙彻?#33258;?#31163;他们的世界。

    门打开,喻?#26085;?#22312;玄关,好像丝毫没受到昨晚她说的那些话的影响,面色平静如水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女孩穿着普通的居家裙子,柔软的棉?#20160;?#26009;,长发挽成丸子头,头发被谁揉过还是怎么的,碎发都跑出来了,看起来?#20197;?#31967;的。

    喻橙没让她进来,也没说别的,眼睛盯着她,眼神询问她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早?#31995;?#22905;会?#20889;?#24577;度,付夏涵也不在意,视线一如既往地俯视她,淡声道“我来找你谈?#28014;!?br />
    喻橙面色一冷“谈什么?继续编故事吗?我觉得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付夏涵还要再说什么,屋内却忽然传出个熟悉的男声“橙橙啊,要加多少水啊!”

    周暮昀?

    付夏涵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她之所以敢来找喻橙,就是料定这个时间周暮昀会在公司里。谁曾想他竟然在这里。

    喻橙也不去管这位付小姐什么脸色,偏着头,朝厨房的方向?#21834;?#27700;将将没过鸡块和土豆就行,别放太多,也别放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水多了不好收汁儿,放太少鸡块会炖不烂。所以说水量必须得把控好。

    想了想,喻橙还是有点不放心,转身往厨房走,站在周暮昀身边往锅里看,啧,她就离开这么一会儿,鸡块已经被他炒得有点糊了。

    对上她意味不明的眼神,周暮昀也有点心虚,低着声解释“好像……好像炒的时间久?#35828;?#20799;。”

    您这是久了一点儿吗大哥,都糊了!

    喻橙摸了摸额角,看着他慢慢把水倒入锅里,水位刚没过鸡块,她连忙叫停“好了,这么多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周暮昀重重吐出口气,剩下的就只待出锅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忘了?#20426;?#21947;橙抬起眼看他,幽幽地道“加水之后要调成大火。”

    周暮昀一愣,旋即想起来了,慌忙调火候。他自认为记性挺好的,怎么在厨房这个领域就失效了?

    他之前明明看过菜谱,而且她也叮嘱过一遍,他还是把这个给忘了,只记得关注锅里食物的情况,不记得调整火候大小。

    喻橙帮他把锅盖盖上,也跟着松口气。

    背后响起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“咔嗒咔嗒”声,在空荡的房子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喻橙恍然回头,只见付夏涵已经进了屋子,怔怔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发?#31181;?#26286;昀在屋里的一瞬,付夏涵下意识想要逃离这里,早上遭受的羞辱还历历在目,一想到?#24149;?#26159;会痛。

    可听到他说话的声音,她脚步怎么也挪不开,鬼使神差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刚才周暮昀满腹心思都在做菜上面,倒也没听清外面两人的交谈,因为隔了一小会儿喻橙?#24466;?#23627;了,他还以为是来送快递的。

    一看到是她,周暮昀嘴角那点弧度就塌下去了,眉心拧出折痕“你还来干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付夏涵面色苍白,再精致的妆容都掩饰不了,唇瓣轻颤,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要说什么?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忽然变得那样陌生,是她?#28216;?#35265;过的样子。脸还是那张脸,俊朗如斯,冷漠如斯。穿着居家的衣服,透出几分随性懒散,名贵的腕表摘了,手腕上戴着一根……如果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根女孩子用的发圈?

    居家服外面系着蓝布围裙,锅铲刚被他放在流理台上。

    他在做饭?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周暮昀就冷冷道“付夏涵,早上跟你说的话相信已经?#24187;?#30333;了。如果你不懂适可而止,把事情闹到付老先生面前就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付夏涵的?#30422;?#20026;人板正、严于律己,对待后人也一样要求严格。这也是他白手起家却能在帝都站稳脚跟的原因。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背着他插足别人的感情,后果?#19978;?#32780;知。

    当年那些事,父母那一辈都是不知道的,只在他们小辈儿的圈子里传过。

    付夏涵被他眼里的冷漠刺得心头一痛,?#31181;?#25171;颤。

    太多的话堵在喉咙口无法倾吐,只能全数咽下去。

    知道在他面前说再多都没用,她收起尖锐的刺,僵硬的嘴角牵出一抹笑“昨天因为不理智跟喻小姐闹出?#35828;?#35823;会,今天特意来跟她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周暮昀说。

    付夏涵脸上的笑容更僵了。

    她攥紧手包的带子,轻轻一笑“我回国了,以后?#19981;?#21574;在国内发展。大家同处一个圈子里总会见面,你难道要一直这样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喻橙安静地立在周暮昀身侧,一句话没说,让他们去?#28014;?br />
    毕竟她是真的不想跟付夏涵说话,容易恼火。

    她也是佩服这位付小姐,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一次又一次在她面前从容的撒谎。

    她敢摸着良心说自己是特意来道歉的吗?

    刚刚在门外,她的眼神差点没把她生吞活剥了!

    世界之大、无奇不?#23567;?#22905;现在相信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周暮昀沉默片刻,像是觉得她这话说的有道理,点点头“我和你?#30422;?#26377;点交情,大家闹得不愉快的确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付夏涵眼睛闪过一道光亮,唇畔的笑容自然了一点。

    喻?#26085;?#19968;脸懵呢,脑袋忽然就被男人拍了一下。她仰头,对上他含笑的目光,听见他声音温柔道“跟你说过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喻橙更懵了“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再见了面要叫表嫂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喻橙没急着叫表嫂,转头去看付夏涵的脸色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精彩。

    可能比她调制的酱汁还要再丰富一点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她可能又想笑了。她提醒自己要忍住,这种事背后笑笑就行了,当着人家的面笑就显得太没素质了。让蒋女士知?#25042;说?#35828;教她。

    喻橙?#20154;?#20102;一声才生生忍住笑意,乖乖巧巧地喊了一声“表嫂。”

    付夏涵眼皮一颤。

    喻橙眼珠子转了转,顺便再补一刀“表嫂要留下来吃晚饭吗?老周初次下厨,还请赏脸品尝一下。”她自动忽略掉上次失败的麻婆豆腐,把这次下厨归为初次。

    周暮昀挑了挑眉,暗叹她竟如此上道。

    只是那声“老周”是什么鬼?不能换个好听点的称呼吗?

    恰在此时,鱼丸?#28216;?#23460;里窜出来,在地板上打了个滚儿,迈着小短腿朝喻橙走来,围着她脚边打转儿,像是撒娇求抱抱。

    平常它就爱这么做,要是主人不理它,再隔一会儿它就要伸爪子挠她腿了。

    锅里煮得咕噜噜冒泡,是汤汁烧开了,周暮昀回身看了一眼,连忙揭开锅盖,转为小火收汁儿。

    付夏涵怔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人,?#24187;ǎ?#37027;样的温馨,越发衬得她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还有两人统一战线,一口一声“表嫂”,让她再也忍不下去,只想快速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目送付小姐?#21482;?#30340;身影远去,喻橙终于绷不住了,手撑在吧台上哈哈大笑“我看到她脸都气绿了。”

    早上周暮昀跟她说的时候,她还没觉得,眼下亲眼看到,她真真是见识到了“表嫂?#32503;?#20010;字的威力。

    天呐,一个人的表情怎么能那么丰富!

    周暮昀耸?#22987;紓?#29421;长的眼微扬“心里?#23267;?#20102;?#20426;?br />
    喻橙也?#24651;?#35013;什么小仙女,大大方方的点头“?#23267;梗?#38750;常?#23267;梗?#31616;直不?#33545;偈嫣?#20102;!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昨晚那口气才算彻底顺下去了,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不像他的行事作风啊。喻橙迟疑地问“你故意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不然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让她心里?#32431;歟?#20182;根本连多余的话都?#24651;?#36319;付夏涵说。

    喻橙心里感动,作哭脸状“老周好帅?#21486;?#20170;晚的土豆焖鸡我一定要多?#32422;?#22359;!”

    哦对,土豆焖鸡,她扭头看着锅里,汤汁已经收得差不多了,她捏着汤勺尝了口咸淡,不需要再?#21467;巍?br />
    拿着锅铲盛出来装盘,撒?#35828;?#28818;熟的白芝麻点缀。

    色香味三样占了前两样。周暮昀的信心瞬间回来了,抽出双筷子递给喻橙,让她先尝一口味道。

    喻橙刚才尝咸淡的时候觉得味道还不错,?#27426;?#19968;口鸡块吃下去,她脸色变了变“我可能做不到多?#32422;?#22359;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暮昀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他不信会那么差,拿过她手里?#30446;?#23376;,自己尝了一块,脸色跟着变了。

    鸡块的外皮都炒糊了,因为裹着层浓浓的汤汁,看起来不明显,一吃就能吃出来一股淡淡的糊味。

    他的第二次下厨,仍?#24187;?#33021;逃过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一声“表嫂”敌过千军万马!哈哈~

    s今晚九点,再约一波,不见不散!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王者传说是什么游戏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结果直播 哪里招北京赛车计划员 摔角传奇APP下载 快乐十分计划官网 孙悟空七打九尾狐 福建22选5走势图 非常幸运和非常完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