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言情 > 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> 章节目录 457 晚上造小人儿,晚会齐聚首(4更)
    慈善晚会定在周六晚上,宋风晚以为傅沉不会去,直接联系了余漫兮。

    她去这个晚宴,是有私心的,据说今天会有人捐赠藏品用于竞拍,除却珠宝首饰,也有花瓶古画,很多人的珍藏都是?#24187;?#19990;的,她想一睹为快。

    她到软件园公寓时,余漫兮恰好准备换衣服。

    “晚晚,你帮我弄一下后面的拉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风晚点头,自从傅斯年搬进来之后,这屋子多了很多烟火气,随处可见情侣用品,她打量着屋子,“你一个人在家”

    “斯年在隔壁和他工作室的人开会。”

    余漫兮出院后的日子,两人也请傅斯年那?#21644;?#20107;和好兄弟吃了饭,都是一群男人,而且爆了许多傅斯年的料,?#28909;?#20613;斯年相亲的事……

    然后一群人在他?#39029;?#23436;饭,就被傅斯年踹出去了。

    宋风晚伸手帮她系拉链,晚礼服是鱼尾设计,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越发玲珑有致,礼服后侧是镂空设计,露出一截光洁的美背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余漫兮后面的伤痕已经痊愈,加上一直用补充胶原,擦拭乳液,比以前还细嫩。

    宋风晚是真羡慕她的身材。

    她伸手两披散的头发拢起,“我前段时间住院,好像胖?#35828;恪!?br />
    “不胖啊。”

    宋风晚看到她后颈处的几个咬痕,光是看这个,都能知道,这两人平素那什么的时候多激烈,耳根红红,可是这拉链好像真的很难系上。

    余漫兮深吸了一口气,拉俩才拽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,我最近真的胖了好多。”余漫兮觉得有点透不过气,伸手摸了摸腰腹。

    她平时吃饭不多,都是住院那段时间戴云青给她做了很多好吃的,胃口打开了,现在每天吃东西都控制不住,这体重蹭蹭往上飙升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挺瘦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过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没一百”余漫兮个子?#20154;?#39640;,她这身高一百斤都很瘦。

    为毛?#34892;?#20154;这么瘦,还?#34892;?#26377;屁股

    宋风晚再次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余漫兮还特意拿出家里的电子秤量了一下,“居然54公斤了,我最近居然胖了快十斤,难怪台里摄影师一直说我最近有点不上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了啊”宋风晚拿起一边的?#22909;?#26829;,遛着小猫。

    余漫兮吓得嘴角一抽,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住院那会儿是肯定没有的,因为全身检查过了,出院以后,和傅斯年那什么频率也不算高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同居这么久了,有情况也正常啊。”宋风晚在傅家老宅,经常听老太太念叨想报曾孙女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直?#20889;?#26045;,怎么会?#21507;小!?br />
    其实余漫兮出院之后的,两人回家的第一次,那晚一共做了三次,有那么一次是没那个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哪有那么巧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如果生个女儿,肯定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母亲?#19981;吃?#20102;”余漫兮后来才陆续听了关于宋风晚家里的不少事,只是她生父实在不堪,母?#33258;?#23233;?#21507;校?#19981;少孩子是不愿接受这件事的,她一直没敢问。

    也是看她和继?#33145;?#31995;很好,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已经开始显怀了,预产期也知道了,应该是要剖腹产的。”?#21069;?#33464;的年纪毕竟摆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你不介意再有个弟弟妹妹”

    “一开?#21152;?#28857;难接受,我都这么大了,再给我来个弟弟妹妹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现在想着我远在京城,以后他也能陪我妈,我离得远,她和严叔以后年?#30171;?#20102;,有个小病小痛我也没法及时过去,有个弟妹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”

    “妹妹!”宋风晚说得笃定。

    傅斯年回来的时候,就瞧着两个未婚女人,居然在?#33268;?#29983;孩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孩子”他认真看着余漫兮。

    “啊我……”女人的聊天话题特别发散,并不是想要孩子,就会聊到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,今晚回来,我们努力点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还在!”余漫兮气闷,你在你小婶面前胡扯什么啊。

    宋风晚低头给傅沉发信息,无非是告诉他,自己快出发去?#39057;?#20102;,尽量忽?#38405;?#20004;个人,佯装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她没听到。”傅斯年压低声音,“想要孩子吗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没结婚,要什么孩子啊。”这结婚生子才是正确步骤,这人脑子在想什么啊。

    傅斯年紧抿着唇,似乎在思忖着什么。

    三人上车后,宋风晚还在和傅沉发信息,【我觉得是个电灯泡,好尴尬啊。】还发了个撞墙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沉握着手机,笑了笑:【他俩给你喂狗粮了】

    【这倒没有,不过这两人在?#33268;?#26202;上造小人的事,哎,我还是个孩子啊。】

    【想从女孩变女人】

    宋风晚脸瞬时红透。

    这不要脸的,瞎说什么东西啊。

    三人到?#39057;?#38376;口时,因为前面有明星进场,媒体记者涌入,导?#20387;?#27573;?#34892;┯导貳?br />
    “还有明?#24688;?#23435;风晚趴在窗边,从她这角度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人群,还有不少举着灯牌的粉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高调”宋风晚以为就是个普通晚宴。

    “你得看主办方是谁”傅斯年手?#39640;?#30528;方向盘,“林白是搞新闻媒体的,怎?#32431;?#33021;放过任?#25105;?#20010;能宣传造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请些明星过来,自然是为了更好的宣传这次的晚会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好像有他在的地方,就……”余漫兮话没说完,傅斯年忽然抬手指了指不远处。

    宋风晚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段林白正好下车走红毯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西装,皮鞋锃亮,搭配得自然好看,加上他周身那种气质,干净爽利,笑着与记者打招呼,嘴角一勾,眉压眼,有点邪气,却又分明……

    很骚包!

    因为某人西装里,居然穿了件花衬衫。

    宋风晚忽然想起他穿貂的画面,这?#35828;?#23457;美,真是令人窒息啊,也得亏生了张好皮相,穿什么都是好看的。

    就?#25237;?#26519;白进场不久,余漫兮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,她嘴角笑容僵住。

    “不愿和他们碰面要不我们不去了”傅斯年对参加这?#21482;?#21160;,素来没兴趣,只是戴云青一直和她说,要带余漫兮多出去走走,以后对她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宋风晚看向缓缓进入?#39057;?#30340;人,她只认?#36887;丶医?#22969;,因为傅老寿宴上见过,还有一位老太太,?#39034;?#26159;久未出门的贺家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总归要面对的,余漫兮素?#20174;?#20107;不会闪躲,她?#28909;?#35201;和傅斯年在一起,?#34892;?#20154;迟早要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斯年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停?#21040;?#20837;的时候,余漫兮毕竟是有名的主持人,加上宋风晚经过抄袭?#24405;?#22269;民认知度很高,倒是惹得不少人惊呼。

    三人刚进入?#39057;?#20869;,余漫兮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。

    居然是宁凡来了。

    而?#19997;嘆频?#22806;的?#27785;境道鎩?br />
    傅沉正低头摩挲着佛珠,瞧着宋风晚进入?#39057;輳?#25165;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贺家人来了,宁凡到了,还有段林白这个不安分的,今晚这宴会热闹的。”坐在他身侧的人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林白今日穿得那是什么衣服”

    “像个花枝招展的雄孔雀!”

    傅?#25769;?#31505;,偏头看他,“你怎么来了”

    “我妈听说今晚有人会拍卖民国时大师用过的点翠头面,让我帮她拍下来。?#26412;?#23506;川若不然哪里会凑这种热闹,“你来干嘛”

    “守?#22791;?#20799;!”傅沉说得笃定坚决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进场,两人才从侧门悄然进入?#39057;輳?#27809;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?#39057;?#20869;已是歌舞升平,香槟倩影,当贺家人看?#25509;?#28459;兮与傅斯年相携出场时,宋风晚都能感觉到空气中有火药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更?#38470;?#26463;啦,明天会?#20889;?#25103;

    我怕再写着写着,你们会给我寄刀片,又说我卡文【捂脸】

    留言活动最后一天啦,打卡留言投票不要停啊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