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写意小说 > 玄幻 > 枭妃倾天:妖帝,已就擒! > 章节目录 第255章 眼光真差!风惜微活该【1更】
    就在他自报家门,又逗弄着让君慕浅叫他苏哥哥的时候,不经意间,就被反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扶苏笑着叹气,就连他三哥,都不曾叫他小十七。

    但他三哥这个徒弟,可真是敢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表面上在不动声色地交锋着,暗里,却还在传音入密。

    在接到君慕浅的传音入密时,扶苏还特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结果发现,她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,就好像传音的人不是她。

    她说:“小十七,你说在我小的时候你也算是见过我,不如帮个忙”

    扶苏应了。

    其一,是因为他确实是惜花之人。

    其二,他自问他的脾气要比他三哥好,连他三哥那种走到哪儿仇人跟到哪儿的人,都能收一个徒弟,还悉心呵护,那么他作为长辈,是不能比他三哥差。

    其三,他更想知道,他三哥这个小徒弟,到底想让他帮什么忙。

    能这么毫无心理压力地使唤他,倒是让扶苏多了几分留意。

    君慕浅又说:“听闻慕家和风家实力相当,一向争不出来第几,但两家偏偏还都想踩对方一脚。”

    “?#28909;?#23567;十七跟我师?#20498;?#31995;十分好,想必也知道,我肯定要回慕家,但是回慕家之前,我需要一个幌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是一个心甘情愿被我利用的幌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幌子,慕家不敢动。”

    扶苏微微了然,君慕浅口中的幌子,就是风家了。

    而她接下来要说的话,也在他的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她让他前去风家,将她的一些事情告诉风家的某位主事者,而偏偏,她挑中的人就是风以垣。

    风以垣恐怕还并不知道,并非是风家家主让他来接待扶苏,而是扶苏点名指了他。

    一切只是因为,君慕浅要用他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不用君慕浅说,扶苏就已经明白了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她要让风家和慕家正面对上,在以她自?#20309;?#35825;饵,让慕?#39029;?#29616;内乱。

    风家和慕家相争已久,风以垣又对下一任家主之位虎视眈眈,不可能放过这么一个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必然,只需要提一个开头,风以垣立马就会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想着,等到慕家内乱的时候,风家可以乘人之危。

    灭掉慕家是不可能的,但是将慕家打压下去,却有着九成把握。

    君慕浅最后还说:“小十七,你帮我这个忙,我请你看一场……七大家族的好戏!”

    至此,传音结束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君慕浅的最后一句话,才说在了扶苏的?#30446;?#19978;。

    他向来?#19981;?#30475;戏,左右就算最后乱套了,也扯不到他身?#20384;矗?#20309;乐而不为

    不过,他三哥这个小徒弟为什么偏偏选择了风以垣……

    微微偏头,多看了一眼垂首不语的风惜微。

    眸中多了一抹了然,扶苏唇边笑意更深,他又给自己续了一杯茶:“世兄觉得,如何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?#26263;?#29241;!”

    风以垣刚想立马敲定,他眼睛通红,好像已经看到了慕家被他打败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但是话还没有完全出口,却被风惜微打断了。

    风惜微的十指轻捏着裙摆,她抬起头来,?#21467;?#22320;一笑:?#26263;?#29241;莫急,待女儿问个问题,再做回答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看向扶苏,动作端庄:“惜微想冒昧地问十七公子一下,?#28909;?#21313;七公子找到了慕家的这个女儿,为什么十七公子不把她接回扶家,反而要送到风家来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仿佛下了极大决心一般,风惜微抿唇微笑:“难道说,十七公子的目的就是想挑起我们风家和慕家的斗争,然后让扶家袖手旁观,好坐收渔翁之利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风以垣的脸色大变:“微儿!你在胡说些什么还不快给十七公子道歉!”

    话毕,内心忐忑地看着扶苏:“十七公子,小女顽劣,还请不要和她一般计较,我是十分愿意和扶家合作的!”

    风以垣心中暗骂今日的风惜微为何这么不懂事,他把她带在身边,就是想让她多结识一些其他家族的优秀子弟。

    和扶苏搭上关系,也总好过天天守?#25490;?#31995;的那个风归雪。

    可这种话一说出来,分明就是想让扶苏和他们决裂,微儿到底在做什么

    风以垣只盼望着,自家女儿能快点道歉,趁着扶苏还没有动怒,事情也许能够挽?#28982;?#26469;。

    然而,风以垣的愿望终究是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因为风惜微不仅没有道歉,反而抬着下巴,矜贵地笑:“难道不是吗十七公子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怎么出门,但像扶苏、慕影这种闻名整个七大家族的人,她自然知道,而?#19968;?#19987;门收集了信息。

    从情报中?#32431;矗?#21482;要是女子,不管做什么事情,扶苏都不会动怒。

    哪怕是有不?#22987;?#23518;地女子爬上他的床,他也是转身就走,不会让人家失了脸面,弄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而且,风惜微还听说,虽然扶苏看似对每一个女子都一视同仁,但是有才华谋略的女子,却是能得到他的高看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的大家闺秀,无法博得他的青睐。

    那么,?#28909;?#29238;亲都已经把她推?#20384;?#20102;,她是应该把握一下机会。

    “微儿!”风以垣气得不清,低声?#27973;猓?#20320;胡说?#35828;?#20123;什么”

    风惜微只是看着扶苏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时,只是喝着茶的扶苏,终于开口了,声音清雅如玉:“我的目的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风惜微的身?#21448;?#20102;直,不露半点胆怯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,也没有了退路了。

    扶苏转着茶杯,眼尾含笑,眸中却无半点笑意:“和你有关”

    四个字,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,但是任谁都能听出这之中的漠视。

    风惜微的瞳孔一缩,不可置信地抬头,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怎么……怎么回事

    扶苏居然会对她说这样的话

    纵然是反驳,也不可能这么打她的脸啊!

    就是因为确定扶苏是惜花之人,女子怎么做他都是?#21467;盼?#26580;的,所以她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能对她这样……

    风惜微的嘴唇哆嗦了一下,双手捏紧下衣,饶是她一向都将情绪收敛得很好,此刻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感觉整个人都屈辱万分,泪水瞬间就流了下来,然后直接起身,捂着脸跑掉了,连风以垣在她背后叫她也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扶苏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,他仍静静地坐在那里,笑意不减也不加。

    “唉,微儿!微儿!”风以垣毕竟是?#34892;裕?#26681;本不懂风惜微一瞬间想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就是叫几声,见到没有回应,便作罢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堆笑道:“十七公子,小女近日身体不好,所以得罪了十七公子,还请十七公子不要责怪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扶苏淡淡地笑,“所以,世兄的答案是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合作啊!”风以垣一拍大腿,“十七公子,你现在就可以把我这位可怜的世侄女送到风家来。”

    “慕家不要,我们风家一定会待她如同待嫡系子弟一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义愤填膺:?#24052;?#25105;还觉得慕琛屿是正人君子,结果他竟然做出丢女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,实在是可恨!”

    又扼腕一叹:“若非十七公子今日告知,我这可怜的世侄女恐怕就要遭他人毒手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不知情的外人,看见风以垣这个模样,恐怕还真以为他是在可怜君慕浅。

    “世兄有这份心,自然是极好不过了。”扶苏眸中赫然掠过一抹笑,“不过近日恐怕还不?#23567;!?br />
    风以垣都快被自己说服了,正沉痛着,突然听到这么一句,紧张了起来:“为何”

    “世兄有所不知,我也是因为凑巧?#21467;暗?#20102;小浅。”扶苏笑着颔首,“但是小浅,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是慕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她在三岁的时候,就被丢弃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是这样”风以垣怒不可遏,“这慕琛屿,委?#24403;?#37145;!”

    旋即,他?#34892;?#19981;解:“那么?#28909;?#22914;此,我又如何把世侄女带到慕家去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就不牢世兄费心了。”扶苏道,“世?#31181;?#38656;要好好照顾小浅,等到时机刚好的时候,我自然会来帮助世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风以垣大喝一声,“有十七公?#21448;?#25345;,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,?#19981;?#25252;得世侄女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世兄千万不要说漏嘴了。”扶苏起身,“如果世兄?#38376;勻说?#30693;了此事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!”风以垣急切道,“微儿我回去会警告她,十七公子放心,我办事,向来利落。”

    扶苏轻轻地笑了笑:“时候不早了,那我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风以垣也站了起来:“我送十七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好生歇着罢。”扶苏说着,已经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风以垣也没有动,因为本就是客套话,他击掌低喝,神色兴奋:“真是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“此事一旦成功,何愁得不到下任家主之位”

    风以垣激动不已,已经?#20004;?#22312;未来的美好宏图之中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——

    扶苏并没有遮掩自己的踪迹,他缓步朝着风家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却不想,也已经这么深了,还在路上碰见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穿?#21467;?#30333;长衣的男子,模样高贵,但俊美的面容上却带着几分颓色,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打击。

    扶苏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,脚步并没有停顿,依旧径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,就这么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风归雪是完全没有注意到,风?#21307;?#20102;这么一尊大神。

    若不然,他一个旁系,定然是要行礼的。

    不过,扶苏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,但是下?#24187;耄?#20182;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直至风归雪的身影彻底消失,扶苏的眸色才深了几分,他勾唇轻笑:“眼光,还真不是一般的差……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金曜城。

    望春楼内,面具女子还坐在原来的屋子里,在静?#39539;却?br />
    她睁眼看了一眼香炉里即将燃尽的香,叹息了一声:“看来,他们此行还是拿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面具女子抬起手,就?#24613;?#23558;那片遗迹之中的?#33487;倩交?#26469;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她有所动作,眼前便是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等到白光散去之后,屋?#21448;?#23601;又多出了两个身影,正是君慕浅和容轻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,面具女子?#34892;?#24853;然:“你们竟然真的出来了”

    她只能知道他们定?#24187;?#26377;死,而?#30475;?#36827;入的时间都是有限的,所以她才?#24613;?#25226;他们拉出来,?#35753;?#22825;晚上再把他们放进去。

    只要不死,这个?#24049;?#23601;不算失败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他们居然能够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,他们已经拿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两个人都活着,这怎?#32431;?#33021;

    ?#30333;?#20351;似乎很吃惊?#26412;?#24917;浅挑了挑?#36857;凹热?#20986;来了,那么我?#30446;己耍?#31639;通过了么”

    第一关确实不难,能这么容易通过,当真是凑巧。

    而且,还得到了先天灵宝,九天息壤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收获确实很大。

    这时,面具女子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扶苏:眼光真差!

    苏倾璃:说谁呢

    人物网在慢慢展开之中
时时彩开奖软件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/cite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menuitem id="d37r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d37rl"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span id="d37rl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d37rl"></var><var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d37rl"><video id="d37rl"><thead id="d37r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古墓奇兵客服 988福彩快3走势图 西游争霸电玩城 pk10计划预测网址 20选5开奖公告 奥林帕斯山的传说官网 龙舟竞渡最早 勇士vs魔术录像回放 安徽快3开奖 财炮连连援彩金